搜索引擎的市场份额(百度搜索引擎市场占比)

前沿拓展:

搜索引擎的市场份额

这你找专业的看看,百度最大,360,搜狗.....


发力搜索,抖音百度终成对手

为什么说没人能在搜索上打败百度?

作者 | 创造一下

编辑 | Momo

支付之后,抖音另一“大战略”浮出水面。

2 月 17 日,字节跳动 CEO 张楠转发了一支以“抖音搜索”为主题的短片,并配文字称“接下来的一年,抖音将加大对搜索的投入力度”、“欢迎大家多用抖音搜索”。

发力搜索,抖音百度终成对手

这则官宣算不上突然,在此之前,字节跳动已经在搜索业务上耕耘两年,2019 年 8 年,它更是直接喊出“从 0 到 1 打造自己的搜索引擎”的口号,将搜索野心昭告天下。

过去两年间,搜索这潭互联网“死水”被重新搅动,字节跳动是其中一股重量的力量,除此之外还有微信、搜狗、夸克等重磅玩家入局,加之“守擂者”百度。各方势力混战,让人不禁疑惑,搜索这个“古早”的领域,怎么就又成了巨头眼中的香饽饽?

抖音做搜索,为什么?

围绕自造搜索引擎,当时外界对这个决定有诸多不同的声音,质疑在算法和 AI 当道的年代,搜索还能有什么故事可讲。

从营收的方面来说,搜索的故事确实讲到了头。社交媒体瓜分了大量广告主,不然,“搜索鼻祖”如 Google、百度们,也不会为了寻找新的增长点,纷纷喊出 “All in AI” 的口号。

发力搜索,抖音百度终成对手

但广告之外,移动互联网也赋予搜索引擎新的价值。

搜索再度爆发,本质上,反应的是互联网信息载体的更迭。

21 世纪以前,当时的互联网可以看作一座大型图书馆,索引是信息搜索的主流方式,以雅虎为代表的门户会为它编制一本目录,以便用户按图索骥寻找信息。此后,互联网信息大爆发,目录不够归纳海量信息,于是通用搜索引擎出现,用户只要输入关键词,就能获取对应的信息。这之后,图像信息的膨胀,又颠覆了文字主导的内容环境,2011 年谷歌上线图像检索功能,搜索向图文迈进。

发力搜索,抖音百度终成对手

直到最近几年,移动互联网和 4G、5G 网络的普及,再次酝酿了一场内容生态的变革,视频开始替代文字、图片成为信息的重要载体,从 Youtube 到抖音(TikTok),视频平台活跃度节节攀升。

这使得搜索视频化成为大势所趋。正如字节跳动 CEO 张楠在微中所说,“过去几年,整个社会的表达、创作都在视频化,作为信息获取最直接的途径,搜索自然也在视频化。”

搜索依附于内容,也必然会随着内容迁移而转型,而另一方面,超级 APP 的兴起,也给了新玩家入局的机会。

在电脑上,人们习惯打开浏览器,通过 Google、百度之类的搜索引擎去自己感兴趣的网站;而到了手机上,人们更多直接打开主屏上的应用,搜索虽仍是重点,但已不是互联网的唯一入口,搜索引擎不再掌握通向整个互联网世界的钥匙,用户的搜索行为更多分布于各大 APP 内的搜索框中。

发力搜索,抖音百度终成对手

为了将流量尽可能留在平台内部,搜索成了各个互联网公司的必备技能。

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微信公众号,作为目前互联网最具价值的内容平台,腾讯从很早就屏蔽了百度的抓取,此后,它不仅在 2017 年成立搜索应用部,还在去年全资并购了搜狗,将微信“搜一搜”向全网搜索平台拓展,逐渐培养起了新的搜索习惯。

在内容方面,字节跳动有着不输微信的海量且有价值的生态。此前,字节跳动的搜索重心集中于今日,而随着 OCR、ASR 等技术应用,视频画面和语音都能被识别,这也意味着抖音在搜索上的巨大潜力。例如现在在抖音平台上搜索“汽车芯片”,即便标题和说明中未体现关键词,也能检索到相关内容。

而随着抖音边界的扩展,还能链接起购物、服务、咨询类的小程序,这里蕴含着更广阔多样的搜索需求。

发力搜索,抖音百度终成对手

抖音能替代百度吗?

作为搜索赛道热闹的背面,屡屡科技巨头重注搜索,百度都会被拉出来“应战”。

2019 年,一篇题为《搜索引擎百度已死》的文章刷屏朋友圈,枪口直指百度的立命之本——搜索引擎。文章作者、原《南方周末》记者方可成质疑百度将搜索结果大量指向自家内容平台百家号,比例之高,已俨然变成了“百家号站内搜索引擎”,而其内容良莠不齐,让人怀疑百度“已经不打算好好做一个搜索引擎了,它只想做一个营销号平台,然后变现”。

发力搜索,抖音百度终成对手

事实上,百度很早就预料了自己的危机,却没法改变趋势。2015 年在接受采访时李彦宏曾说:“我们意识到很多公司开始做自己的应用——它们不再允许我们索引它们的内容,而且它们在为消费者提供很好的服务。如果移动时代的用户花大量的时间在搜索以外,我们就有问题了。如果用户直接去应用获得服务,他们就不再需要搜索,因为搜索提供的只是信息。”

百度很尴尬,因为搜索引擎的本质,就是穿透网站、平台、形式之间的“墙”,而转眼之间,百度发现,自己摆在别人家门口的梯子都被主人撤了。来自 StatCounter 的统计数据显示,在 2019 年 7 月,百度在搜索引擎的市场份额高达 76.42%,而在 2020 年 6 月百度的市场份额已经缩水为 66% 左右。

百度搜索份额被不断蚕食,但并不代表抖音和微信就具备了挑落百度的能力,更准确地说,抖音根本没有取代的百度的必要。搜索的利润来自广告,在这项业务中,字节跳动已经成为互联网广告的第一大厂,根据腾讯《一线》的数据,2019 年字节跳动总营收超 1400 亿元,其中 1200 亿都来自广告,占比超 85%。

发力搜索,抖音百度终成对手

而对于字节跳动而言,所谓的“全网搜索引擎”,其实只是打通了抖音、等自己产品的数据库。

搜索已经从“大一统”的时代再次进入群雄割据的局面, 信息变得分散而垂直,不透明却高效。

在这个全新的搜索时代里,百度依然没有对手,这也是它最大的悲哀。

拓展知识: